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2015光伏将磐涅重生

   转载自中国经济导报

    对我国光伏产业而言,从2009年启动的“金太阳”和“光电建筑一体化”示范工程,到2012年实施光伏发电补贴电价,再到2013年全面陷入“双反”困境,发展道路上,有收获也有困难。

2011~2013年,对中国光伏企业来说是“痛苦的时期”,但企业也经历了宝贵的技术升级、管理创新、优胜劣汰过程。一定意义上讲,正是因为这些坎坷和收获,才使得我国光伏产业在成为产品销售量全球第一、年度光伏电站安装量全球第一之后,能够承担起更多责任。

去年北京APCE会议期间,中美两国发表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国确认“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这是中国政府对自己提出新的更高要求,也是对中国可再生能源特别是光伏产业提出的更高要求。

整体向好

家住北京市平谷区的老宋在自家屋顶建了一个5KW的光伏电站,自去年5月正式并网发电以来,已发电5000多度,这大大超出他的预期。不过,原本与电力公司商定去年底领取补贴和上网电费,至今也未走完相关程序。“钱不多,加上最近比较忙,也就不着急了。”老宋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说。

同样在北京市,延庆县张山营镇韩郝庄村的“北京八达岭太阳能综合试点工程项目”也有烦恼。这个历经数年建设,装机规模达31兆瓦的北京最大光伏电站,目前并未正式发电。据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了解,2014年3月,电站的第一台逆变器就已顺利就位,而目前多数办公人员也已进入电厂办公。电厂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还未发电的原因在于“出线”,即并网环节。

身边两个真实的事例从一个侧面提醒着我们,光伏产业依然“问题多多”。

“确实应该看到局部困难,但也要着眼整体。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我国累计并网太阳能光伏装机量达26.52GW,同比上一年度增长67%。剔除2014年前三季度并网量4GW,2014年第四季度我国新增光伏并网量为6.52GW。2014年全年新增光伏太阳能并网量为10.52GW。从2014年出台的密集政策和全年的装机量就可以看出,我国光伏产业目前发展态势良好。”华北电力大学北京能源发展研究基地主任王伟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王伟表示,“光伏产业在2013年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国内光伏企业在光资源丰富的地区上马数十亿元的电站项目,速度过快,电网接入以及消纳问题,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等问题都进一步凸显。”

对于目前中国光伏发电等新能源产业发展的瓶颈,政协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徐匡迪前不久表示,主要是因为智能电网发展不够。所有新兴能源都是不稳定的、间断性的,而发电需要均衡供应。“智能电网就是在供电多的时候把电储存起来,没太阳、阴天供电低的时候,再将电能释放,目前该领域发展空间巨大。”

酝酿质变

中国光伏产业已经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处于新的发展阶段。“‘中国光伏走在世界前列’的内涵,不限于光伏产品销售量全球第一、年度光伏电站安装量全球第一,而是应当包括中国光伏从量变到质变的全部过程。它的表现形式是从非完全市场化迈向完全市场化,这反过来又会促进光伏市场规模化。这就是我们在分析2015年中国光伏产业发展时与往年的最大不同之处。”王伟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从数量角度看,中国光伏规模过去全球第一,未来一段时间预计仍将保持第一。从产品市场看,从2007年开始,中国的光伏组件销售量始终世界第一。虽然“双反”造成全球市场份额略有下降,现在又已恢复到60%水平。从年度电站建设市场看,2013年中国光伏电站建设总量为10GW以上,2014年预计略高于此,这使得我国连续两年成为全球光伏电站年度建设第一大国。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欧盟是中国光伏产品的最大出口地。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有近358亿美元的光伏产品出口,其中70%以上是输送到欧洲市场。2013年,欧盟决定对中国输欧光伏产品征收反倾销税,迫使中国光伏企业进入“寒冬”。随后,我国出台多项政策措施提振光伏业。

天津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秀香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从2014年上半年开始,中国光伏行业已逐渐走出困境。目前中国大型光伏企业产品销售,已经不再过度依靠欧洲市场,在美国、日本、非洲、南美都占有一定份额。“这说明中国光伏行业的市场越来越健康、越来越稳定了。”

未来可期

2014年12月17日,美国商务部公布对我国光伏产品第二次“双反”调查做出了终裁结果……而在整个调查过程中,欧盟、加拿大、印度、澳大利亚等国也先后发起了对我国光伏产品的“双反”调查。面对此轮调查,我国光伏企业的反应不再像过去那样“激动”。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员王忠宏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面对最近一轮的“双反”,我国光伏企业反应并没有之前那样激烈,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从表面上看对我国光伏产品进行“双反”调查的国家很多,但其中许多国家出口占比很小,实际影响并不大。二是经过上一轮“双反”调查后,我国许多光伏企业已开始在海外建厂生产,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双反”风险。

“加入WTO之后,经历了多次‘双反’调查,我们已经对规则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也有了更合理的布局。而且,国内产业联盟和行业协会之间的联系也进一步加强。重要的是,我国光伏产业的市场空间正在扩大,出口市场逐步转向亚洲、非洲及澳大利亚等地区,上一轮欧美‘双反’的启示在于,所有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过度依赖一个市场是危险的。现在国内企业已经开始分散市场,因此,单一经济体发起调查,对行业影响有限。”王伟说。

“2015年,全球光伏产品需求量将达58GW左右。随着中国光伏加工企业竞争力的提高,以及产业整合深化带来的潜在产能恢复,中国光伏组件销售量继续保持60%的全球市场份额是可能的,小幅提高也是可以期待的。如果再辅之以政策引导,无论是在以转换率提高为核心的技术进步方面,还是在切割机等关键装备制造方面,中国光伏制造技术都会实现稳步提高。”王伟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光伏产品生产属高端加工,虽然面临“双反”和中国劳动力成本提高等不利因素,但既然是加工业,未来一个阶段里,能够全面替代中国的国家还未出现。这意味着,中国光伏仍将保持强大的加工能力和市场竞争力。

关闭
销售经理
销售内勤
关闭